四年

Becky公众号:木公家的猫猫斗斗和慢生活

今天是搬到金龟整四年的日子。四年前,也下着大雨,我一个新手女司机,开着刚提没几天的小车驮着不细不软的细软(大概是电脑相机银行卡之类),在大雨里慌里慌张流着汗从福田奔金龟,后面跟着三大车满载不知打哪儿攒出来的不值钱物件,一起搬进了这个看似很大空间却依然不够存放的新家。

因为这场意外的大雨,到新家后我只记得烧了一壶水,忘了放鞭。那天,大黑狗小Q满村溜达,我拎着棍子满村追赶,全村的人都吓得躲进家关上门,并由此风传,村里搬来一家人,养了条藏獒。

那时候村里我们这样的外来户很少,我们对村里新鲜,村里也看着我们新鲜。我遛狗捡狗屎,他们在远处抿嘴笑;家里进了蛇我请老莫抓走,一边追着说,别把它弄死啊!他女朋友笑我,不打死难道养着吗?

换水土我拉了半个月肚子,因为村里没有自来水,不是村里的水不好,而是好到比矿泉水纯净水还好。这一点,我最近亲自测试过。

猫叔一直遗憾我老妈没机会分享我们在村里的安逸日子,而我老爸,也在这四年里离开了我们。这几年,是我们的人生发生了许多重大事件的时段。因为搬到乡下,我们彻底改变了生活方式,也找到了我们喜欢的生活方式。

四年里,村里多了很多客栈,我们也多了朋友。而我们,仍然是唯一常住村里每天往返市区上班的夫妻,在别人眼里那么不可思议,我们自己却觉得很惬意。

我喜欢在阳光下吃早餐,喜欢晒着太阳除草、种植、整理院子,喜欢没有防护徒手做事,补了不少钙,也风吹日晒得人老了不少,可是,因为欢喜,在所不惜。

我们在周边山上埋了毛毛,一只陪伴了我多年最通人性的小京巴;埋了小Q,村里传说的大藏獒;失去了不肯搬家而离家出走的猫猫鸳鸯,埋了相距十天被车撞死的小飞机和花小小,它们俩都不到一岁,是一起长大的每天都要抱在一起睡的最亲的小伙伴;埋了花花,它死得很莫名其妙,埋了被村里狗咬死的暹罗猫妞妞,它和花花是搬家后就感情不好的夫妻;还埋过一只小小猫来福,喵喵曾因为我太细心照料这只小奶猫而抑郁离家出走。能土葬,它们也算有福吧。

六号院里的人换了一拨又一拨,村长家的地,一季季种着菜长着苗,家里添着小娃娃。院子里从四五岁小孩的哭声,变成小BB奶声奶气的哭声。人生有一种不被察觉的从不间断的更替。

村里发生着种种变化,我们自己的小院自己的家,也在时添时减时长时荒,时拆毁时建设中不停改变,若不是有照片,我们自己也想不起它不久前的样子。日子就这样,过了四年。从新鲜热闹到习以为常到感觉在村里住了一辈子,光阴像一条橡皮筋,能拉得很长,又能缩得很短。

 

四年

人已赞赏
会员美文

醒来.童年

2018-6-15 22:31:19

会员美文

话端午

2018-6-18 13:57:4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