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易感与衰老冥顽

 

年轻是野火烧不尽后的春风,衰老冥顽是油盐不进的百毒不侵。

那年轻人低着头,匆匆穿过了坨黄色的街灯,没抬头望向那习惯望去的灯光下飞满的扑蛾。两杆街灯的间隙,那家小副食店本该是打了烊,年轻人夺步而过的一闪间让里面弱黄的灯光吸引。老板竟然还在,只是呆坐在电视机前,似乎有些沮丧。

“来瓶啤酒”,年轻人突然想喝点酒,于是停住了脚步。

老板缓慢的抬了抬头,眼眶有些充血的红润,无精打采。看了看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似乎眼睛里泛起了些许光,变得更湿润了些。拎出了两瓶啤酒,是东西湖牌的,。

小兄弟,这瓶我请你,陪我喝一瓶。老板说。此外两人再无别言,一人一瓶啤酒,都仰头一口猛灌。

谢谢,保重,再会。年轻人说。 用力的握了手,转身大步的离开,依然埋着头。

莫约百步,依旧驼黄的灯光中与另一同样埋头快走的身影相撞,另一个年轻的陌生身影。对视中同样看到了对方热湿的眼眶,紧拥,互相用力的拍了拍对方的后背。

前面有酒,哥们。年轻人说。

分开,两人各自埋头快行。

坐在电视机前,

思绪又行走在了1989年的那个夏夜。。。

 

后序:那夜仿佛是中国球迷苦难魔咒的开始,至此再无欢乐,从年轻的易感到衰老冥顽,百毒不侵。感谢里皮教练带来了春风,也感谢年轻的一代球员再次萌芽。

人已赞赏
会员美文

弗拉格蒙特时代

2017-2-12 8:39:50

会员美文

我们

2017-4-21 23:37:0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