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大师喝茶的日子

与大师喝茶的日子

《民国茶范:与大师喝茶的日子》对每一位提到的大师都做了一些考证。在书中,大师们的茶单大致如下:

 

胡适,出身于徽州茶叶世家。他一生以绿茶为主,最爱浙江杭州的龙井,安徽的黄山毛峰,其他有祁门红茶,六安瓜片,太平猴魁等。

 

鲁迅,绍兴人,平水珠茶是绍兴当时大量出口的绿茶。鲁迅说:“我是不喝咖啡的,我总觉得这是洋大人所喝的东西(但也许是我的‘时代错误’),不喜欢,还是绿茶好”。

 

鲁迅的弟弟周作人,喝茶是他唯一的嗜好,平时喝龙井,碧螺春,太平猴魁,还偶尔喝到朋友的茶,衡山细茶,桂平西山茶,白毛茶,苦丁茶等,早年日记里经常有饮茶读书的记载,“啜茗看书”、“啜茗独坐”、后期写茶篇幅非常多,有《北京的茶食》、《喝茶》、《吃茶》、《苦茶》,他字号“苦茶”、“苦茶上人”,把自己家命名“苦茶斋”,最爱绿茶,在《隅田川两岸一览》一文中提到“每天总吃一壶绿茶”。

 

林语堂,家乡漳州,喝功夫茶较多,他有著名的三泡说,“严格地来说,茶在第二泡时为最妙。第一泡如十二三岁的幼女,第二泡为年龄恰当的十六女郎,而第三泡则已是少妇了。”

梁实秋,浙江人。他的茶单里,名茶不少:北京的双窨、天津的大叶、西湖的龙井、六安的瓜片、四川的沱茶、云南的普洱、洞庭湖的君山茶、武夷山的岩茶、甚至连茶叶梗与满天星随壶净的高末儿,他都尝试过。也经常吃功夫茶,如铁观音、大红袍。龙井是最爱。他最得意的是用独家制茶秘法制的“玉贵茶”,龙井和花茶拼配,

闻一多,家乡湖北浠水,受梁实秋的影响大。经常跟梁实秋去潮州人黄际遇的老乡处蹭茶喝。

 

陶行知,安徽人,陶行知写过一首《毛峰茶诗》:“茶吞黄山云雾质,水吐漕溪草木香。来客若是玉川子,多喝一碗又何妨。”

 

汪曾祺,江苏人,喝茶不挑,青茶、绿茶、花茶、红茶、沱茶、乌龙茶都入得口,喝茶的平率很高,每天要换三次叶子。

 

巴金,祖籍浙江,成都出生。从小喝茶,还娶了擅长泡茶的太太,汪曾祺在回忆中曾提到:饭后,我们到巴金先生家喝功夫茶。许四海曾用白瓷杯放入台湾朋友送给巴金的冻顶乌龙。

 

巴金的夫人萧珊是功夫茶冲泡高手,她曾在信中提到:我这次买了不少铁观音。

巴金也喝红茶,在给萧珊的信中曾提到说自己买了半斤滇红,他问萧珊是否要买祁门红茶。他还说,一生喝过两次好茶,两次都是喝毛峰。他日常生活中爱喝沱茶、红茶。一生中,云雾、毛尖、龙井、香片喝过,乌龙茶、枸杞茶、白糖茶、菊花茶也喝过。

 

与大师喝茶的日子

郁达夫,浙江人,日记自己的记录“在家烧煮龙井”,偏爱绿茶,尤其龙井。

 

李叔同,祖籍浙江,生于天津,天津有喝茉莉花茶的传统。茉莉花茶一般用绿茶(六安茶、毛峰茶等)为原料。李叔同断食期间,饮过番茶、红茶、梅茶、盐梅茶等。

 

苏曼殊,广东人,出生于日本,曾在日本读书,后长期在苏杭一带,在上海病逝。日本的番茶是常喝的茶。

 

张恨水,安徽人,是个有茶癖的人,晚年,保持了喝碧螺春的习惯。

 

张爱玲,出生在上海。上海不是茶产区,张爱玲喝什么茶呢?茶对于她,也是一种生活状态,胡兰成结婚后,一天,张爱玲端茶给胡兰成,无意间摆了一个Poss,胡兰成说这姿势“艳”。可见,他们的茶生活充满情趣。

 

丰子恺,浙江人,抽烟、喝酒、喝茶,三大爱好。也是茶画大家,众多茶画,将茶的物质属性和精神性,结合得既质朴简单,有意境深远。基本上,他的茶,没有具体的名字,是一种生活状态。

 

顾劼刚,生于苏州,他年轻时在杭州买茶,一生出入茶馆,在多地与人喝茶、聊天、看戏,把一生的学问也做了。他的茶单里,似乎没有明确的茶品名称,从出生地苏州看,应为绿茶较多。

人已赞赏
五味杂粮茶花香道

看民国大师们集体吐槽“喝茶”

2017-11-8 16:22:27

五味杂粮

百图民国范儿

2017-11-19 15:50:1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