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丁美洲首位马格南摄影师,街头纪实摄影的传奇

拉丁美洲首位马格南摄影师,街头纪实摄影的传奇塞尔吉奥·拉莱是拉丁美洲首位马格南摄影师,他被誉为智利摄影的国宝,在他富有传奇色彩的一生中,他终日流浪,从未公开举办影展,在他去世后的一年,法国阿尔勒摄影节为他举办大型回顾展,这样的一位街头流浪摄影家的名字成为了摄影界的焦点。

动荡的生涯

塞尔吉奥·拉莱的成长环境十分优秀,年轻时的拉莱是一个“富二代”,他家庭殷实,父亲是智利的文化名人、著名的建筑师,圣地亚哥的一条主要街道以这一人才辈出的姓氏命名。但拉莱很快便逃离了家中纷繁的社交活动。尽管父子间关系紧张,但正是家父丰富的藏书让他开阔了眼界,接触到了摄影。1949年,拉莱被父亲送到美国读大学,在赴美留学期间购买了一台莱卡相机,后在欧洲和中东旅行、拍摄,后结识卡蒂埃-布列松并加入马格南,成为一名职业摄影师。

拉丁美洲首位马格南摄影师,街头纪实摄影的传奇大学毕业时,一次旅行让他萌生了成为自由摄影师的想法。为摆脱家人的束缚,拉莱跑去了欧洲。在那里,他随心所欲,没有毫无生活压力,结识了众多艺术家朋友,同他们一起服用迷幻剂,是典型的文艺青年。这其间,拉莱的创作视野逐渐开阔,个人风格渐渐成熟,成为《时代》和《巴黎竞赛》等众多大牌杂志的摄影师。

牛刀小试的摄影师第一次拍摄的重要作品是圣地亚哥的流浪儿童,这组照片,既是拉莱本人个性的写照,也是他对美好社会的期望,在街上、在桥下,他将自己视为流浪儿童的一员。同一时期,拉莱给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的爱德华·史泰钦寄去了几幅作品,得到了积极的回应。史泰钦评价这些照片“这简直就是圣母玛利亚显灵”。拉莱后来回忆到,正是这种肯定,坚定了他成为一名职业摄影师的抱负。为了得到父母的认可,也为摆脱压抑的家庭环境,拉莱申请了英国文化协会提供的奖学金前往伦敦,并得以追随他崇拜的摄影师—— 比尔·布兰特。旅欧期间,拉莱的梦想得以实现:偶像亨利·卡蒂埃-布列松看到他的作品后十分赏识,盛情邀其加入马格南图片社。然而,拉莱很快就产生了疑惑:为了满足杂志的用稿需求,不得不拍摄大量的图片,这使得他反复纠结于工作的拍摄中。

“我感受到新闻报道的压力——这要求你必须随时做好准备,跳入故事中——完全摧毁了我在摄影时的全神贯注和我对摄影的热爱。”

拉丁美洲首位马格南摄影师,街头纪实摄影的传奇

伊朗国王的婚礼,1960年

拉丁美洲首位马格南摄影师,街头纪实摄影的传奇

Trafalgar square. 1958-1959. 英国伦敦

拉丁美洲首位马格南摄影师,街头纪实摄影的传奇

拉莱的街头摄影

生命的考验

如果称布列松是街头摄影师,那拉莱就是一名流浪者。但是拉莱的流浪概念是由自己界定的,他认为一切的行为都有赖于经过良好训练的眼界。他曾写道:“好的摄影作品,或任何其他的人类表现形式,源于一种优雅。”为此,要学会通过超脱成规,集中精力,细致观察来表达一幅照片。在马格南期间,拉莱在长达两年的时间里马不停蹄,足迹遍布阿尔及利亚、伊朗、意大利等世界各地。其职业生涯的巅峰之作无疑是拍摄西西里岛的黑手党,一次不可思议的冒险经历,一篇难以置信的报道。诚然,以一名智利旅行者的身份刺探黑手党老大的私人生活绝非易事,所以报道被广泛传播。拉莱是否因此而遭到黑手党的追杀,也众说纷纭。何塞·多诺索曾经亲耳听到拉莱对于这次报道的看法,他本人应该是很满意。拉莱说过,“完成那次报道,是一次困难而漫长的旅程,不过它给我带来了极大的满足感。” 但后来,拉莱尝试过服用迷幻剂,体验了各种超验主义的冥想方法,还沉迷于神秘的东方哲学。最后,拉莱决定回到智利,成为马格南的“通讯员”——这可令他逃离繁复的日常工作。

拉丁美洲首位马格南摄影师,街头纪实摄影的传奇

拉莱隐居后的影像透漏着清新浪漫的影像质感

拉丁美洲首位马格南摄影师,街头纪实摄影的传奇

狭窄而混乱的小巷让拉莱的影像更具有生活气息

“你可以花几年时间培养出一位摄影师,但不如直接把相机交给一个诗人。”凭借这句广告语,拉莱的画册重要在全世界范围内开始印刷出版。一部画册,揭开马格南元老级摄影师塞尔吉奥·拉莱的神秘面纱,同时也是大师毕生作品首度完整面世。

拉丁美洲首位马格南摄影师,街头纪实摄影的传奇

拉莱摄影画册

隐世回归

他将现实切割成片段,从不担心有什么落在了取景框之外,更不惧怕大胆的对角线构图,不惧怕图像模糊,也不惧怕烈日直射或者光线暗淡。摄影,是意识的高度集中。拉莱经常使用的词汇包括“摆脱常规束缚”、“纯粹”、“集中”和“奇迹”,这些词汇距离通常用于摄影史的学科语言相去甚远,它们更接近于一种个人神秘主义。在他看来,摄影师不过是一个中介,他们所拍摄的画面早已存在于宇宙间。拉莱在介绍他的第一本书《手中的取景框》的一段文字中写道:“我能够给予这个世界一个形状,当感到神性与我产生共鸣的时候。”拉莱作为摄影师这一媒介,担当了在精神世界和现实世界之间摆渡的船夫角色。其后,“赞美我主”如同祷语般被反复吟诵,渗透贯穿在他的作品之中。历经流浪,名声对拉莱而言已触手可及,但他却选择归根于深爱的故乡,传其所学,记其所思,并向人类破坏地球的行为提出强烈警告。愿这位平和的流浪者所虑,能引起世人的觉醒。

影像的诗歌

在图片报道鼎盛时期急流勇退,归隐于故乡的深山之中的拉莱。只与外界通过书信交流。作为马格南的元老级摄影师,隐居后的拉莱坚持不公开自己的作品,不举办摄影展,不出版画册。他只与卡蒂埃-布列松、马克·吕布以及阿格尼丝·塞壬少数几位至友书信频繁。拉莱在一封寄给布列松的信中透露:“我正进行着一个大的拍摄项目,它完全基于个人兴趣,我将全部精力都投诸于此,毫不吝惜时间与金钱。我已经在那里工作了两年,那是一座残破不堪,但却十分美丽的港口城市。我拍到了一批十分震撼的照片,一个颓败却散发浪漫气息的城市。”“那里”指的便是太平洋和安第斯山脉间的瓦尔帕莱索,同一年,拉莱还在写给马克·吕布的信中说道,他对这个拍摄项目已竭尽全力,“无法做得更好了”。显然,《瓦尔帕莱索》可以把它看成拉莱的“封笔之作”。拉莱在瓦尔帕莱索拍摄的作品极为出色,这座“肮脏的玫瑰”深深吸引着他的镜头。拉莱对待摄影作品的态度就更像是诗人,他总是会追寻正确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感受,与其所见融为一体。《瓦尔帕莱索》可以把它看成拉莱的“封笔之作”。拉莱在瓦尔帕莱索拍摄的作品极为出色,这座“肮脏的玫瑰”深深吸引着他的镜头。拉莱对待摄影作品的态度就更像是诗人,他总是会将作品拍得极为出色,这座“肮脏的玫瑰”深深吸引着他的镜头。

拉丁美洲首位马格南摄影师,街头纪实摄影的传奇拉莱在街头的抓拍

拉丁美洲首位马格南摄影师,街头纪实摄影的传奇

贫穷与混乱是拉莱一贯的主题

拉丁美洲首位马格南摄影师,街头纪实摄影的传奇

在码头上,拉莱拍摄了这极具构成感觉的经典影像

拉丁美洲首位马格南摄影师,街头纪实摄影的传奇

瓦尔帕莱索的街头

拉丁美洲首位马格南摄影师,街头纪实摄影的传奇

1963. 柠檬苏打水,智利,瓦尔帕莱索

拉丁美洲首位马格南摄影师,街头纪实摄影的传奇

1961. 智利,复活节岛

拉丁美洲首位马格南摄影师,街头纪实摄影的传奇

May 1960. 智利火山喷发

拉丁美洲首位马格南摄影师,街头纪实摄影的传奇

1957. 智利

拉丁美洲首位马格南摄影师,街头纪实摄影的传奇

 1957. 智利画家卡门·席尔瓦在她父亲的房间

拉丁美洲首位马格南摄影师,街头纪实摄影的传奇

1952. 智利,瓦尔帕莱索,巴维斯特瑞罗通道

拉丁美洲首位马格南摄影师,街头纪实摄影的传奇

1957. 智利民歌歌手比奥莱塔·帕拉

拉丁美洲首位马格南摄影师,街头纪实摄影的传奇

1967. 拉莱在巴黎© Rene Burri/Magnum Photos

尝试以下方式有惊喜哦!

扫码关注公众号,回复「PP17484」获取文章密码。

人已赞赏
影画

智利摄影界国宝,拉丁美洲首位马格南摄影师

2019-9-2 11:32:37

影画

用一生Diss修图的摄影师,让潮流重回不修片的时代丨Peter Lindbergh

2019-11-14 23:30:4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