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未风的手VS楚留香的鼻子

公众号:意趣生活馆

夏三三 | 凌未风的手VS楚留香的鼻子

梁羽生的武侠小说我基本只看一遍,甚至有的一遍都没看完——无他,别扭。

是哪种别扭呢?就是那种坐在空调坏了的破车里,顶着七月的太阳,在大山深处碎石子路上左扭右歪,吭吭哧哧爬上坡路,时时刻刻都想着下一秒就跳车的别扭。

古龙的武侠小说我基本能刷十遍。为什么呢?

爽啊!畅快得像胡铁花一仰头灌下的酒,俏皮如楚留香黑暗中吃吃一声轻笑。

 

如果要拿小说人物来比较,梁羽生与古龙的区别,就是凌未风和楚留香的区别。

 

凌未风的经典动作是“绞扭着双手”。

我一直对这个动作描写保留着深刻印象——因为实在脑补不出怎么个双手绞扭法。

绞扭双手,我只经常在粉红系日漫里看到:内八字脚+脸飞红晕+双手下扭+呢喃“。。。。。。好き“。

 

夏三三 | 凌未风的手VS楚留香的鼻子

 

好吧,人家天山神芒凌未风,怎么能这样扭着双手呢,当人家的游龙剑是东方不败的绣花针么~~~~~~~~

那双手上扭呢?一般这个样子都是或托腮或抚腮,此时多伴随秋波流转,脉脉含情。。。。。。啊画面太美不敢再想。

 

我由此认定,梁羽生给凌未风设计一个这样的经典动作,一定是没亲自试过绞扭双手。

强调绞扭,大概是暗示此人别扭得紧吧?

 

比如他的假装自杀。

少男少女吵架拌嘴想不开,多半都是女孩子一边要死要活,但实在料不到未来的天山派掌门人凌未风会假装跳河,留下一双臭鞋子,让刘郁芳以为自己死了,且是受她误会而死。

亏他想得出。

 

一个完全可以澄清的误会,他偏就不说,挨了一巴掌,就让人家遗憾终生,致其十六年来伤心后悔,终身不嫁,白白耽误了青春。这种侠之大者,在亏待心爱女人方面,还真不手软。

有人为他辩护,说他心在江湖,看淡儿女私情。为国为民就得牺牲儿女情长?人家郭靖黄蓉,抗金抗蒙,也没妨碍他们相依相伴生一堆孩子。

 

梁羽生在七剑中借一个民间故事来解释凌未风对刘郁芳的态度。传说草原上有一个英武的少年,非常骄傲,不肯对任何人低头。但他爱上了一个少女,这少女比他更骄傲。少女说要向她求婚,他就得当众下跪。结果这少年跪了,求了,但是当少女开心应允后,他站起来就一刀杀了她,再一刀杀了自己。     因为,他爱她,也爱自己的骄傲。

 

只是刘郁芳的耳光是出于误会,不是故意折辱,更没有观众——那是在半夜无人的荒野。所以,因为骄傲不能再爱这种事,完全缺乏正常的情理与逻辑。

 

我有点疑心梁羽生是不是有过糟糕经历留下心理阴影,见不得情侣们花好月圆卿卿我我,于是见招拆招,见一对拆一对,就是要难受,就是要别扭,这就是我,不一样的烟火。

 

但梁羽生自己说他有着强烈的“牛虻”情结。他是想在武侠世界中再造一个“牛虻”。可《牛虻》中亚瑟是极力想澄清而琼玛没有给他机会,凌未风则是完全有机会澄清,挨了耳光后就选择不说,这差别就大很多了。而亚瑟所经历的矛盾和冲突,远不是凌未风能比的,这差得就更多了。凌未风的武侠世界,没有让“牛虻”存在的历史、政治、宗教的设定条件。很遗憾,梁羽生的再造是失败的。

 

说到底,梁羽生跟杜甫一样磕磕巴巴,绷得太紧,反而写不好云里雾里神叨鬼叨的武侠。

 

夏三三 | 凌未风的手VS楚留香的鼻子

所以,写武侠就得做史上第一酒麻木李白的门徒,酒喝到位,下起笔来,颠之倒之,神龙见首不见尾,古龙是也。

 

古龙好色好酒,长得又丑,写小说后来也很不认真,虎头蛇尾的不少。但为什么他写的武侠就是讨人喜欢呢?

因为他够松。

 

   在他的小说里,历史是架空的,道德是模糊的,黑白是不分明的,父父子子、君君臣臣、家国情仇的种种束缚更加没有。古龙的武侠世界,比较自由、放松、惊险、有趣,也充满着悲悯。他从不兢兢业业去描写招式,也不婆婆妈妈记流水账。他的小短句,如同分镜头,不时插上几句旁白。金庸小说拍成电影总觉不过瘾,因为装不下;古龙小说就很适合拍成昆汀式电影。

 

我以为古龙小说里最古龙的人物是楚留香。楚留香通常的样子,就是“懒洋洋”,非常松弛的状态。

 

他从不绞扭双手,遇到天大的事儿,也就揉揉鼻子。

他不循规蹈矩。不介意当职业小偷。偷宝贝,还偷心。一边偷还一边调戏人家。

他不在乎直男得像个直男样子,一个大男人,偏偏爱些花啊香的,没事就让花香满人间。

他喜欢交朋友,而且还是损友。胡铁花负责卖萌,他就负责替胡铁花收摊子。

他不从众。有钱也不投资一线中心临江临湖豪宅,偏要在船上摇来晃去。

他不介意被人叫做流氓,长期被美女追,也长期乐在其中。

他感情上从不别扭,喜欢就喜欢,不喜欢也会照顾下人家感受,被嫌弃了最多摸摸鼻子。

他懂得善待身边人,越是亲密的朋友,越是对他/她好。

他对苏蓉蓉是那么温柔,就算被她打一百个巴掌,也不会假装跳河自杀,留一双臭烘烘的鞋子让人遗憾终生。他只会轻轻捏住蓉蓉的小手,问一声手有没有很痛?当然,他大概也不会给苏蓉蓉打第二下的机会。

 

楚留香处处留香,浪子一个,而凌未风只爱刘郁芳一个人,可谓至情至性。但刘郁芳因此幸福了吗?没有。

凌未风是爱你更爱自己;楚留香是爱你更爱自由。

凌未风热爱捆绑游戏,以一个耳光捆绑了自己,又拿一双臭鞋子捆绑了刘郁芳——十足变态。而无拘无束从容悠游如楚留香,眼见苏蓉蓉被南宫灵捉住,他不再超脱,而是担心到发抖。他对石观音说“也许这世上没有一个女子值得我为她冒生命之险的”,但得知苏蓉蓉已死,转眼就自打己脸,嘶声道:“我宁愿自己被人乱刀分尸,也不愿她受到任何伤害“。 

 

古龙也写过别扭人,比如李寻欢。

他守一辈子的门,咳一辈子的血,醉一辈子的酒,也不给林诗音一个拥抱。人家要的偏偏不给,不要的天天在人家跟前演。苦来苦去,虐人虐己,不就是怕被人说夺友之爱吗?

古龙自己也在小说里给李寻欢定了性:这样的大圣人,做他的敌人比做他的朋友要舒服多了。。。。。。

但不管做什么,千万别做他的爱人。

 

所以,古龙的李寻欢,实在太不古龙了,应该给凌未风作伴去。好在古龙笔下大部分男性角色没那么矫情——胡铁花、陆小凤、花满楼、西门吹雪,就算是反派,也反得潇洒。

 

古龙的武侠小说,未必是最好的,但古龙绝对是写男人武侠梦的高手。

因为他把男人说的出说不出的幻想都借书中人物演绎了出来:

被各种各样的美女追着跑,与好基友们浪迹天涯;

或于紫禁之巅,绝世而独立,或杀人无形之间,快意恩仇;

喝最好的酒,赏最美的花,还有星光也不及她美的仙子陪伴左右;

累了倦了,就驾一艘船,远离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的混乱江湖。

吹吹海风,看看夕阳,吃几口宋甜儿做的菜,躺在苏蓉蓉怀里,听李红袖讲一些结局完美的故事。

 

——当然,你说你要做秦始皇,也没问题。

 

想想而已。

有何不可?

 

大口喝酒,大碗吃肉,痛痛快快看古龙。

 

 没有宋甜儿的菜,有良人牌香肠;没有苏蓉蓉的温柔怀抱,有志玲姐的嗲音安慰,没有李红袖讲完美故事,有江小鱼胡说八道

——也不算太坏吧?

 

 

    

人已赞赏
会员美文

山居生活 | 已去

2018-9-27 12:02:22

会员美文

我们这一年

2019-1-1 12:11:0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